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佛菩萨圣像 > 藏传
  •     莲花生大士(梵文 Padmasambhava)或莲花生,梵语音译为巴特玛萨慕巴瓦,印度僧人。印度乌仗那国(即今之巴基斯坦北部斯瓦特地区)人,建立藏传佛教前弘期传承的重要人物,藏传佛教宁玛派开山祖师,常被尊称为大师、大士、咕噜仁波切(意即上师仁波切)等。

    8世纪后半期把佛教密宗传入西藏,喇嘛教尊称他为洛本仁波切(轨范师宝)、咕汝仁波切(师尊宝)、乌金仁波切(乌仗那宝)。通称贝玛迥内(莲花生)。公元八世纪,莲花生入藏,帮助西藏正式建立了佛教传播的基础,因此受到藏族人民的爱戴,尊奉他为藏密的开山祖,是宁玛派的传承祖师,密乘大圆满传承祖师。
    在菩提迦叶西方的邬金国境内达那郭夏(Danakosha)湖中,有座小岛,岛上出现了一朵由诸佛加持力所成的千瓣莲花,从阿弥陀佛的心中,射出了一只标志着施(HRI)字的金色金刚杵,就落在这朵莲花的胚胎上,金刚杵刹时变成了一个八岁孩童,手握金刚杵和莲花,相好、随行庄严。这孩子就在此处将甚深佛法传予岛上的勇父与空行。当时邬金国的国王因扎菩提因膝下无子,已倾囊向三宝献供并广施贫苦,最后为了寻得如意宝,他派出大臣奎斯那大热(Krishnakara)前往这座大湖。在回程中,大臣克里斯纳大热和因扎菩提王相继看到了这位神童。国王认为这是对他祈求子嗣的回应,于是将他携回王宫,命名为莲花生(Padmakara)。莲花生被送上了宝座,由所有臣民献上庞大的供养。

    这位王子长大后,藉由运动和游戏引领了无数众生成熟。他迎娶光持(Prabhadhari)为妻,以佛法治理邬金国。但他意识到若继续治理王国,将无法完成利他的广大福祉,便向因扎菩提王请求离去,当然不获应允。在大悲幻化之中,莲花王太子示现了秘密的诛法迁识方便。太子假装失手,将铃杵祭起,诛灭了将引发魔难的魔臣的儿子,飞空的铃杵刚好击中了魔臣吾巴达的儿子嘎达玛的脑袋,竟然把嘎达玛的脑袋给打碎了。其实这是莲花王太子以代表智慧与悲心的铃杵,用如幻的超度妙法,将嘎达玛的神识,超度到了金刚法界色究竟天,最终使他能够得到殊胜的解脱成就,也使魔臣的魔力,受到了压抑。莲师被判刑、流放到尸林。他待在寒林、悦林、莎萨琳等处专修瑜伽行。在这期间他接受了两位空行母:降魔母及喜续母的灌顶与加持,当他能统招尸林的所有空行母时,被称作寂护上师(Shanatarakashita)。然后莲师返回邬金国,回到湖上的小岛, 在那儿修习密咒乘和空行母的密语,借此号令了岛上的空行母。随后他在砾林修行,在一次净观中见到金刚瑜伽母而得到加持。他誓令岛上的龙族和星宿鬼神,由所有勇父和空行赋予超自然的神力,因此被称为金刚威猛力(Dorje Drakpo Tsal)。然后莲师到了菩提迦叶的金刚座,示现许多神迹,人们询问他是何方神圣,当他回答说他是自生佛时,大家都不相信且有谤言。因诸多原因,必须有所师承,于是莲师前往萨诃国,从释迦光尊者(Prabhahasti)剃度为僧,得授法名为释迦师子(Shakya Senge)。他接受了十八次瑜伽部密续,亲见到诸位本尊。之后他拜女性上师昆噶玛(Kungamo)为师,昆噶玛是智慧空行母密智(Guhya Jnana)以尼师身的化现。莲师向她请求灌顶,于是她将他变成一个吽字吞下,再由密处释出。在其体内,莲师被授予外、内、密的灌顶,并清净了三种障。然后他见到了八大持明,接受八大部的仪轨。他从佛密大师(Buddha Guhya)接受了《大幻纲》(Maha Jala)的教授,从师利星哈接受了《大圆满》法。以此方式,莲师从印度许多博学、证悟的上师修学、受持了所有经部、续部、五明……等法教。他只学过以此即可精通所学,甚至勿须修持即能亲见所有本尊。这时他被称为爱慧上师(Loden Choksey),并示现出圆满成熟持明果位的行止。然后莲师到了萨诃国,摄受了国王毘哈达拉之女、具德的空行母曼达拉娃(Mandarava)。他以曼达拉娃为修持的所依,在玛拉提卡的山洞里共修了三个月,于是阿弥陀佛亲临,授予两人灌顶,并加持两人与其无二无别。他们还得到了十亿的长寿密续,成就了长寿持明果位。在证得超越生死的金刚身后,两人回到了萨诃国传法,于化缘时被国王和大臣们抓住而活活生焚。莲师和明妃示现神变,将柴堆变成了一座冷湖,两人就安坐在湖中的一朵莲花上,众人于是生起了信心。他们教化萨诃国人修持佛法,人人皆证得了阿那含果而不复落返轮回中。然后莲师回到邬金国教化臣民。在化缘时,被认出而用一大堆檀香木来加以火焚。莲师和明妃再次毫发无伤地端坐在湖中的一朵莲花上,穿戴着一串颅骨饰鬘,代表将一切众生自轮回中解脱出来。因为示现此神变,莲师被称为莲花颅鬘力(Padma Thotreng Tsal)。他待在邬金国十三年,担任国王的导师,将整个王国转为修持佛法的国度。这段期间他赐予《法海总集》(Kadue Chokyi Gyamtso)的灌顶和法教,国王、王妃和具缘弟子皆证得了殊胜的持明果位。为此,莲师被称为莲花王(Padma Raja)。根据《幻识经》(Sutra of Magical Perception)中的授记,莲师将自己变成比丘善力(Wangpo Dey),以便调伏阿育王。当阿育王有了不退转信时,莲师在一夜之间,于世上建了一百万座安放佛舍利的佛塔。莲师并降服了几位外道导师,也曾被一位国王下毒,但丝毫无损。当他被丢进河中时,让整条河逆流而上,并在空中飞舞。为此,他被称为大力金翅鸟孺童。此外,莲师还以取出《喜金刚续》(Hevajra Tantra)的上师阿阇梨莲花金刚、婆罗门萨哈拉、多毘黑噜嘎、毘汝巴、卡拉恰雅等许多大成就者的身形示现。他在大尸林禅修,将密法传给空行母,并降服外、内的世间鬼神,号令他们护持佛法,这时他被称为日光上师(Myima Oser)。当五百外道在菩提迦叶的辩经大会中,行将辩破佛法时,莲师挑战所有外道而获全胜。有些外道以恶咒猛诅,但莲师以空行母降魔母所授的威猛咒将其击溃。剩下的外道皆皈顺佛法,法旗高举入云。这时他被称为威猛狮吼(Senge Dradrok)。此时他已清净三种障,住于长寿持明果位,即已圆满了究竟的殊胜道。

    在他前往位于印度、尼泊尔交界处的扬列穴山洞时,遇见了某位尼泊尔王的公主释迦天女(Shakya Devi),将她纳为修持所依与明妃。当他在修行清净黑噜嘎(Vishuddha Heruka)时,有三个大力鬼神制造魔障,使当地三年不降雨且疾病、饥荒横行。莲师派遣使者到印度询问其上师,应用何法来对治这些魔障。两名使者带回了普巴的教法,当两人回返尼泊尔的当刻,这些障碍就自动平息了。莲师和明妃证得了殊胜的成就,住于大手印持明的果位。莲师认为修持清净黑噜嘎能证得大成就,但此修法就像行旅的商人,会碰到诸多障碍;而普巴法则似不可或缺的护卫。为此,莲师写下来许多融合两者的仪轨,同时也誓令了普巴金刚的十六位世间护法。莲师还造访其他古国以弘传佛法,如邬金国近邻的胡穆祖、希科贾惹、达玛科夏、茹玛、提惹胡提、卡玛茹帕、坎恰……等诸多国家。他前往卓汀地方定时间并不可考,但他在当地所传下的《喜金刚》、《密月明点》(Guhyachandra Bindu)、《清净黑噜嘎》、《马头明王》、《普巴》和《本母》(Mamo)等法,至今依旧流传着。一般认为莲师居住在印度三千六百年,传法利众。但学者们似乎持一半年限的看法,这仅是概数。为了调伏蒙古和中国的众生,莲师化身为国王陈永协(Ngonshe Chen)和瑜伽士圆灯(Tobden).他也在象雄示现为神变降生之童子塔维·哈察(Tavi Hricha),传授大圆满口耳传承的教法,引领许多具德的弟子证得虹光身。依此,莲师在各地示现、化身种种、说各种语言以引领众生步入解脱之道的事业,是在是难以计量。

    接着叙述莲师入藏的经过。当文殊菩萨化身的赤松德贞王二十岁时,他发下大愿要广布佛法圣教。他从印度应请了菩萨堪布(菩萨堪布较常见的名字是寂护大师,是替西藏第一批出家僧侣剃度的印度大师),传授十二因缘和十善行。一年以后,当大寺的地基打好时,西藏的群魔作乱,阻碍建寺的进行。依据堪布的预言,赤松德贞王派了五名飞毛腿去迎请大师莲花生入藏。莲师早已预知此事,于是抵达西藏、尼泊尔边境的芒玉,在前往卫藏的途中,他取道纳日、苍(译注:今日的后藏地区)和多康(译注:今日的安多与西康)等地,神变地遍访各地,令十二地母、十三歌神、二十一居士神和许多大力鬼神誓为护法。

    在红岩的柽柳林,莲师和藏王碰面,两人一同前往哈波日山顶,号令一切的天神、群魔。莲师启建了桑耶寺,从铺设地基、监督直到完工,并召令当初建寺时阻碍的鬼、神帮忙。总共花了五年时间,完成宏伟的桑耶寺——不变任运成就寺,是包含三座王妃殿,比照须弥山周围四大洲、八小洲、日、月和铁围山规制所建成的寺庙群。在开光大典上,五瑞相纷呈。

    赤松德贞王继而希望广译佛经,弘扬法教。他让许多聪颖的藏童学习,成为译师,又从印度延请其他精通三藏的大师,并由堪布剃度了七名首批的出家僧侣,逐渐建立起僧团。寂护大师、莲师、诸班智达,与毗卢遮那、噶瓦·巴则、秋若·禄宜·嘉岑和其他译师一同合作,将当时所有的佛经、密续经典和大部分的论典都移译成藏文。毗卢遮那和南开·宁波被派往印度学习,毗卢遮那跟随师利星哈学习大圆满法,而南开·宁波则自大师吽噶拉(Hungkara)接受了清净黑噜嘎的法教。两人皆证得成就,并将这些教法于西藏弘传开来。于是,赤松德贞王向莲师请求灌顶和教示,在桑耶寺上方闭关处的清浦,莲师开启了八大黑噜嘎仪轨的坛城,为九位心子传法,藏王亦身列其中。每位弟子各被授予不共的传承,每一位都依法修持而证得成就。莲师还为许多具缘弟子,以国王为首,诸位王子以及来自洛扎、汀卓等地的二十五位弟子等,传授了内密三部的其他无数甚深不共法教。莲师住藏五十五年又六个月,有四十八年是赤松德贞王在位期间,七年又六个月是其后的王子继位。莲师在赤松德贞王二十一岁师(西元八一零年)抵藏,藏王于六十九岁辞世。莲师又待在西藏数年,直到前往罗刹国为止。莲师亲自造访了纳日的二十座雪山,卫藏、后藏的二十一处修持圣地、多康的二十五处圣地、三处秘密峡谷和其他许多地方,都经过莲师的加持而成为修行圣地。因为知道后代的某位藏王会设法毁灭西藏的佛法,他留下了许多关于后世的预言,在付法给赤松德贞王和亲近的弟子后,莲师也埋葬了无数的伏藏教法,以赤松德贞王的八种个人伏藏为首,五大心意伏藏、二十五种甚深伏藏等。之所以要埋藏伏藏的原因,是为了预防密咒乘法教被摧毁、避免金刚乘的堕染活遭知识分子的修改、维续加持力,以及利益来世的弟子。莲师为每个伏藏法授记了取出的时间、取藏者的名字,以及将会持守法教的具缘者。他在十三处为“虎穴”的地方,以狂慧的怖畏忿怒尊身形示现,用誓约号令所有的世间鬼神侍奉佛法,并嘱咐他们守护这些伏藏。这时他被称为多杰·绰洛(Dorje Drollo)。为了令后人起信,他在本塘留下身印,在南措·曲莫留下手印,在帕洛·札卡以及其他数不清的地方都留下足印。赤松德贞过世后,莲师帮木替·苍波登基。他在昌都举办一场大法会,在此将甚深法教托付给二王子贾瑟·拉杰,授记在十三世之后,他将会成为取藏的伏藏师而利益众生。关于莲师在西藏亲自授予灌顶的弟子人数,实在难以确切计数,但最有名的莫过于二十五位首传弟子、二十五位中传弟子和后期的视其为与二十一位弟子。莲师有八十位弟子在耶巴证得虹光身,在曲沃瑞有一百零八位禅修者,在扬宗有三十位密咒师,在雪札有五十五位证悟者;在女弟子中有二十五位空行母和七位瑜珈女,这些亲近弟子中有许多人皆有血亲系谱延续至今。

    当莲师准备离去、前往西南方的罗刹国前,国王、大臣、所有弟子都试图劝阻莲师,但都无功而返。莲师一一给予诸多的开示和法教后,在伴随无数的天人献供中,乘着一匹马或一头狮子,由古塘的山径上离开。在拂尘洲的铜色山山顶,莲师度脱了罗刹国的国王夜叉颅鬘,假以其形。之后,莲师神变出莲花光的宫殿,庄严富丽、不可思议,同时在周绕的八小洲上,各化现出一个个相同的化身,成为国王而传授八大黑噜嘎的仪轨。

    莲师现安住在任运持明的果位,示现金刚持之法嗣相,如如不动直至轮回完尽,因大悲之故示现化身以利益众生。纵使律部的法教消失后,莲师仍会化现为名叫卓瓦·昆度(Drowa Kundu)之人,将密法传予所有具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