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佛门人物 > 历代大德
  •   【沈家桢】(1913~2007)浙江绍兴人。上海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毕业,旋赴德国研究电机工程。沈家桢为旅美航业钜子,笃信佛法,与张澄基博士过从甚密。旅美期间,对美国佛教之提倡至为热心,曾先后支持创建菩提精舍、大觉寺、美国佛教会、庄严寺等道场,并礼聘台湾、香港等地高僧赴美主持弘法事业。
       沈家桢(1891——1972),《陈式太极拳》的作者之一,国内外知名的太极拳专家。

        1970年,沈氏为培训宗教人才及保存珍贵的宗教资料,在纽约长岛石溪纽约大学创设‘世界宗教研究院’(简称IASWR)。又于纽约郊区设立‘世界宗教图书馆’,馆藏七万余册图书及五万余册珍本的微缩影本;目的在促进宗教学术的研究,但特别重视佛教研究的图书收藏。馆外建有菩提精舍,以供远道学者住宿。后又舍纽约普特南郡的地产,提供美国佛教会创建庄严寺。一生宏扬佛法不遗余力。此外,亦曾于台湾新竹创设译经院,从事中文佛经的英译工作。著有《五眼》、《五月花》、《佛学一瞥》、《佛学鸟瞰》、《佛教给我们的启示》等书。美国纽约圣约翰大学授予沈氏名誉博士学位。
        沈家祯居士于2007年11月27日往生,享年97岁。
    【佛法渊源】
        沈家桢居士,浙江绍兴人,一九一三年出生于杭州一个世代书香家庭。其母亲是一位虔诚的佛教信徒,所以他自幼即受到佛法薰陶,在他八识田中种下了菩提种子。虽然他入学读书时,小学和初中读的都是教会学校,但他并没有因此而信天主。读高中时因罹患严重的支气管炎,不得不休学回绍兴乡间疗养,为此耽误了学业,所以二十一岁才高中毕业,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科,一九三七年毕业。
         沈家桢自交通大学毕业后,即进入国民政府的资源委员会工作。这时“芦沟桥事变”爆发,中日八年战争开始。中国政府为了充实军事装备,准备长期抗战,资源委员会派遣沈家桢到德国,与另外两位工程师会合,采购一座电器工厂(以制造电话为主)的机械设备。同时,他还担任中国政府与西门子电机公司的交涉代表。
        沈家桢于赴德国之前,已经在上海跟居和如女士订婚,他在德国加倍努力工作,希望在一九三九年前将订购的机器运回,完成任务,好早日返国结婚。不意一九三九年八月欧战爆发,德军以闪电战术侵入波兰,柏林气氛紧张,许多大楼顶上架起高射炮,市民实施粮食配给。正在柏林的沈居士,接到中国政府急电,要他自行决定行止。他考虑到采购的机器已经接近完成,但许多机器尚未交运,如果这时离开,可说前功尽弃。因此他决定留下来,完成未竟的任务。在历经许多艰险交运机器后,又冒险把档案资料送到揶威,交给许德纪工程师,然后绕道回国,向资源委员会报告,这时已是一九四〇年的年初了。
        一九四〇年春天,他在上海与居和如女士结婚,六月,夫妇二人同赴昆明,在由他采购机器而成立的中央电工厂任职,初任工程师,翌年升任厂长。一九四四年调到重庆,在资源委员会任副组长。孙运璇先生也在资源委员会工作,担任工程师及天水发电厂厂长,与沈居士友谊甚笃。
        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政府复原,沈家桢调到上海,担任资源委员会协调处代表,一九四七年辞职,在上海自行创办中国贸易暨工业发展公司。一九四九年,大陆战局激化,他将公司迁到香港,一九五二年全家移民美国。
    沈家桢在美国纽约,先后担任环大西洋财务公司董事长,泛大西洋发展公司董事长,海运公司副总裁,美国轮船公司总裁。一九七三年,纽约圣约翰大学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一九八〇年,在他六十八岁时,自企业工作岗位退休,转而从事佛教文化暨弘法利生事业。事实上,他早在十多年前,即组织美国佛教会,捐资购屋创办大觉寺,早已从事弘法利生工作。不过那时是“兼职”,一九八〇年以后,推动佛教事业就成为他的专职工作。
       沈家桢信佛因缘始于幼年。在他生平所遭遇的许多次危险中,都因念佛而幸免于难。不过认真地由信佛而学佛,却是中年以后的事。一九六零年前后,佛学家张澄基教授到纽约演讲,他和张教授于抗战时期曾在印度相识,至此他受到张教授的启发而认真学佛,从而推动佛教事业。
    【建大觉寺】
        一九六四年春天,在旧金山弘法的乐渡法师到纽约,由倓虚老和尚的一位皈依弟子姜黄玉靖老太太接待他。经姜老太太介绍,和沈家桢居士见面。沈居士到乐师住的公寓中拜访,二人共谈佛教前途。他们谈到中国佛教的危机。这一番话,使沈居士十分感动。他们相约组织一个佛教社团,共同为弘扬佛教做贡献。
        十月,乐师在张志锐、俞俊民、张朱逸民、姜黄玉靖、居和如等居士信众的协助下,成立了“美国佛教会”。沈居士担任几家大公司的董事长、总裁等职务,工作繁重,没有参加首届董事会,他在幕后协助。美佛会成立,公推乐渡法师为首届会长,继之创立大觉寺,乐师出任首届住持。
        在美佛会未成立之前,先有一批念佛的同修,在纽约市的布朗区,租下一所公寓楼中的一层房子,大家定期同修。同修们有意成立一所正式佛堂,但以因缘未具,尚不能付之行动。直到乐渡法师到了纽约,组成了美佛会,大家再度兴起成立佛堂或寺院的心愿。美佛会成立之初,会址就设在大家租用念佛的公寓楼中。但由于场地狭小,诸多不便。一九六五年,沈沈家桢居士的夫人居和如女士,购得纽约布朗区的办公大楼一幢,捐给美佛会做为会址。美佛会大楼加以改修,除供美佛会办公外,并成立大觉寺。
       大觉寺有了寺址,乐渡法师把由香港请得的佛像运达纽约,供奉在大殿中,更增加大殿的庄严。有了宽敞的场地,大觉寺扩大弘法活动,成立讲经班、静坐班、大觉修习班、英文班、太极拳班、儿童华文班等等,并经常礼请法师到寺中讲经。大觉寺是纽约早期两三处道场之一,乐渡法师任满引退之后,仁俊法师、圣严法师、法通法师、圆一法师、根造法师,以及明光法师、继如法师等都担任过大觉寺住持。
    【创图书馆】
        继组织美佛会之后,沈家桢居士于一九七〇年创立“世界宗教研院”。世界宗教研究院创立之初,院址设于纽约州的威彻斯特郡。两年之后,沈家桢居士与纽约州立大学合作,把研究院设立于州立大学长岛石溪校区的梅维尔纪念馆五楼,由此开始,世宗院在此运作了近二十年之久。
        一九九一年七月,世界宗教研究院第二度迁址,迁至纽约州博南郡肯特镇的“和如纪念图书馆”内,成为世宗院的永久院址。“和如”就是沈居士的夫人居和如女士,这一所图书馆是为纪念她而建立的。
        和如夫人自一九六零开始学佛,信仰虔诚,精进不懈。晚年以持诵《金刚经》为日课,十八年从未间断,屡有感应。一九八七年,这位善女人身体违和,十月,医院诊断确定为骨癌。在生病过程中,痛苦在所难免。和如居士在为时八个多月的病期中,一直都没有太大的痛苦。居和如居士生于一九一七年,一九八八年往生,享年七十二岁。她育有三女一子,各获高级学位,事业各有成就。
       和如夫人往生后,沈家桢博士为了纪念他相守近五十年的伴侣,及发扬和如夫人慈悲喜舍的精神,他以和如夫人名下近百万美元的遗产,加上家属亲友的捐助,在纽约博南郡肯特镇他所推动建设占地五百英亩的“庄严世界”内,盖了这所规模宏伟,设备现代化的“和如纪念图书馆”,作为“世界宗教研究院”的永久院址。图书馆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对外开放,供社会大众使用。
    【馆藏信息】
        世宗院最初拥有的资产,是以购自一位戈特理查先生的一万八千册佛学典籍为基础,另加上亚洲宗教著作三千余册,和一万两千张来自台湾、印尼及尼泊尔所拍摄的各种经典的显微影片。以后年有增加,院中拥有藏书近十万册,此中包括三十二种亚洲语文及十一种非亚洲语文的藏书;有九百三十二种期刊,五万三千项稿本及论文(此一部分资料已制成微粒影片)。有五百余种地图,四百余种影片、录影带和录音带。以上各种馆藏中,以佛教资料最为丰富,其中有中文版、日文版、韩文版等各种版本的大藏经,多种版本的甘珠尔、丹珠尔经文,以及缅甸文、高棉文、锡兰文、印度梵文(天城体)、寮文、泰文、越南文等的南传大藏经,及以上各国语文及西方语文的翻译及研究著作。在资讯服务方面,该馆的资讯服务部,发行《佛典资讯》期刊,收集各种有关亚洲宗教思想及习俗的研究作品出版消息,尤其着重于佛学方面的报导。并收集有关亚洲宗教团体、学术组织及其相关资料,以供从事亚洲宗教或比较宗教研究的学者参考。《佛典资讯》已成为国际间佛学研究者的重要刊物。
        该馆的微粒资源部自一九七三年始,摄制梵文、藏文的微粒影片研究资料,以低廉的价格,复印出来供研究者使用。多年来,索取这项微粒影片复制品的学者,遍及世界各地,尤以日本、德国学者为多。该部提供各地学者的微粒复制片,年达十五万片左右。
    【弘法贡献】
    一九七〇年,与创立世界宗教研究院的同时,美佛会在台湾成立了“译经院”,希望把大乘经典译成英文,俾佛法能够进入欧美社会中,而不仅是在华人社会流传。这是一个新型的构想,这一理念乃出于沈家桢居士。自一九六八年沈居士当选美佛会副会长后,他就成为推动美佛会工作的中心人物。译经院于一九七〇年开始筹画,美国没有适当人才,最后决定在台湾成立,由印顺导师拨出福严精舍的房屋作为院址。
    译经院成立之初,沈家桢居士亲自担任院长,聘请顾法严、戈本捷两位居士任副院长,及李恒钺、许巍文两位居士为顾问。两位副院长都是学有专长的科学家。顾法严居士名世淦,字法严,浙江绍兴人,一九一七年生,国立中央大学毕业,曾服务于台湾的农村复兴委员会多年。他精通梵文及巴利文,是译经名家,他所译的《原始佛典选译》、《佛陀的启示》、《禅门三柱》等,都深受读者喜爱。参与译经院工作的,还有关世谦、杨梓茗、许洋主、缪树廉、刘奕赐、何光谟等多人。
        译经院成立之后,院长一度由张澄基教授出任,译出《大宝积经》精品二十二卷,在美国出版。一九七八年,圣严法师继任院长,译经院迁到台北的中华佛学研究所内,一九七九年三月,译经院改组,由中华佛学研究所接办。
    【现代影响】
        美国佛教会推动的最艰钜、最宏伟的大项目,是庄严寺的创立。庄严寺现已成为世界各地佛教信徒所熟知的庄严圣地。沈家桢居士所拥有的那片土地,是在纽约郊区,距纽约五十英里的博南郡肯特镇外,是一大片丘陵林地,总面积有五百多英亩,他们拨出了一百二十五英亩,捐给美国佛教会兴建庄严寺。此外,把佛经输入电脑,制成光碟,使圣典得以永久保存,广为流通,是沈居士心中筹思已久的一件事,只以因缘未具,未付诸实行。一九九四年七月,朱斐、沈乃宣、于凌波、郑振煌诸居士,不约而同地来到庄严寺,因缘和合,就此事加以讨论,一致认为应积极推动。于是在沈家桢居士的策划下,成立了“佛教电脑资讯库功德会”,由研究佛学的顾伟康教授及电脑专家张景全硕士主持其事,首先输入电脑的是丁福保的《佛学大辞典》,继而又输入多种《金刚经》注解及图片。
       洛杉矶大觉莲社的创办人沈乃宣居士,在洛杉矶成立第一分库,号召二十多位佛教同修做义工,把二百六十万字的《蕅益大师全集》输入电脑。一九九四年十月,沈乃宣、张景文,陈君珩三位居士,代表世宗院到台湾访问,得到中央研究院谢清俊教授、佛光山慈惠法师、谢玲玲居士、大愿基金会杨国屏教授等的赞助合作,筹备组织“中华电子佛典协会”。一九九六年春,电脑资讯库制成第一片光碟——《金刚经》的测试片。之后各地分库相继成立,资讯库功德会会员已接近五百人。中华佛典电脑化的日益普遍,实是沈家桢居士倡导的结果。

    www.fjtp.net/FMRW/LDDD/2013-08-15/61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