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微笑”:天水百里石窟走廊的精美“表情包”
来源:中国佛教图片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7-08-03   点击率:

1.jpg

2.jpg

  天水地处丝绸之路南道与中道交汇处,佛教石窟密集,规模宏大,精品荟萃。木梯寺“跷脚菩萨”、号称“东方维纳斯”的拉梢寺北宋菩萨头像,以及麦积山的44号正壁主佛像、133号石窟的“小沙弥”造像,脸部都呈现出神秘的微笑,让世人倾倒。
  
  风姿绰约的跷脚菩萨
  
  现在从兰州去往天水,如果自己开车,全程高速公路,3个小时即能到达,更夸张的是宝兰线贯通之后,听朋友说坐高铁仅需1小时30分,那更是快得咋舌,本应欢欣无限,但记者却有些莫名的失落,又怀念起以前在316国道行进时的慢时光来,多年来的穿行、迂回、连接,那条被人文学者们诵唱过无数次的天水百里石窟走廊的线条终在心里明晰起来:
  
  自后秦以来,从武山到甘谷再到麦积区绵延100多公里的渭河两岸,那些红彤彤的丹崖之上,一座座凌空开凿的佛教石窟,形成了丝绸之路在天水沿线蔚为大观的石窟群。至今有迹可循的大小石窟不下三四十座,其中列入国家级文保单位的就有麦积山石窟、大象山石窟、水帘洞石窟及木梯寺石窟4座……
  
  至今想到拜谒这些石窟时的情景,那些色彩斑斓的壁画、那些美轮美奂的造像在记忆中都漫漶不清了,跫音轻起、微尘轻扬,心灵深处隐隐浮现的,却是一种善意亲和,像莲花一样宁静圣洁的微笑。
  
  第一次见到它是2006年的冬天,在木梯寺石窟。
  
  木梯寺石窟开凿在白皮松掩映的半山腰上,四周如刀砍斧削,离地千余尺,南北横跨九道梁十条沟,长约500米。这里三面都是悬崖峭壁,只有北侧有山门能入寺内。
  
  木梯寺内以古窟龛为主的建筑群依山而建,因山体陡峭,佛殿都较小,且采用窟殿结合的建筑形式。
  
  凛冽寒风在窟外呼啸,但窟内却安静得针落可闻,从大佛殿中的释迦牟尼像到小佛龛中的菩萨、金刚、力士、飞天,仔细观察他们的服饰、姿态、神色、动作,用寻常的形容词来描述,大致是美轮美奂、气象万千,但到那尊“跷脚菩萨”面前,记者却失语了,看她身稍左倾,右手抚撑在石上,左手放在膝盖上,五指自然下垂;一双秀丽的赤脚,右脚踩在地上,像是轻轻踏着花蕊,左腿弯曲上跷踩在石头上,仿佛是一位风姿绰约、温柔潇洒的古代妙龄女郎。与那些庄严肃穆的佛像不同,生活气息极浓,既具少女的妩媚,又具女神的仪容,让人感到十分亲切。
  
  看完了18个石窟或曰恢宏气势如何,或曰精美机巧如何。木梯寺给人印象最深的,竟还是那跷脚菩萨脸上的微笑……
  
  人与神之间的距离
  
  第二次见到这样神秘的微笑,却不是在佛窟里,而是2013年在武山拉梢寺平展的大佛崖上,众多摩崖造像中,我们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一座只剩下头部的北宋时期的菩萨头像上,她面部的微笑意味让人联想到云冈石窟的卢舍那佛,同样的神秘,同样的,像是一束阳光在消泯尘世的一切苦难。人们以“东方维纳斯”命名之,大概因为它是残缺的,残缺却给了人们无数联想的艺术空间:她头饰简朴精美的植物纹花束,紧贴额心部有一突起尖瓣,极富生机。围绕垂肩的两耳,几乎分辨不出是头发还是花束,浑然一体地把面部衬托得自然、和谐。
  
  她活泼而生动,秀美而不媚俗。历经千年的风雨沧桑,拉梢寺“东方维纳斯”悬塑绘色次第脱落,但面部依然给人以鲜嫩温润之感。清秀的脸庞上,一双动人的眼睛配以细柳式的眉形,呈现出神含于内,光不浮流,凝视远方的神态。“东方维纳斯”以动人心魄的艺术魅力,姗姗来到人间。飘逸秀美的风姿与纯净脱俗的灵魂,体现出外形与内心的真和美的统一,其温婉神秘的微笑仿佛在表达生命本身的意蕴。
  
  6月底,记者向诗人王若冰谈到在武山木梯寺、拉梢寺领略了两次神秘的“东方微笑”的震撼,他却说,“东方微笑”另有专指,它来自麦积山133号窟的北魏最具特色的泥塑——《小沙弥》。
  
  记者参观了麦积山石窟,却失望地发现这个石窟因为维修并不对外开放,只能从一本关于麦积山石窟的书籍彩页中看到他的风采:小沙弥面庞清秀脱俗,神情恬静致逸。他眯着双眼,微微上翘的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透出一股小儿郎的天真无邪的稚气,但骨子里又有些许调皮的可爱。他躲藏在角落里干吗呢?浮雕传经碑中各佛都在认真听经,他在暗处,俯首侧耳虽作认真听经状,但那神秘的笑意,似乎已有所悟!小沙弥的微笑,倾倒了许多游客,听工作人员说,它的复制品作为中国文化的瑰宝,在国外屡屡展出,人们惊叹地发现,当“蒙娜丽莎的微笑”诞生时,小沙弥神秘迷人的微笑,已经“领先”一千多年了!
  
  因为小沙弥的眉宇间尚未脱去孩童天真无邪的稚气,脸上的喜悦和羞涩的神情被刻画得惟妙惟肖,很有喜感。后来天水的工艺师把他的形象复制成“东方微笑小沙弥”陶艺作品工艺品,成为收藏与馈赠亲友的高贵礼品。
  
  为什么最早的那些古代工匠,要如此刻意地拉近人与神之间的距离?
  
  来自尘世的温暖
  
  如果说这尊小沙弥造像或许是工匠达到创作自由的境界后妙手完成的游戏之作,那么第44号窟正壁主佛像,则是北朝石窟造像中的至尊之作。这尊主佛体现的是女性形象,仪容华贵,光彩照人。
  
  主佛高1.60米左右,头上做右水涡纹高肉髻,内穿僧祗支,胸前系结,外披通肩袈裟,半结跏趺坐。肉髻、胸前、衣裙上均残存彩绘痕迹,覆于佛座前的悬裳衣褶俱呈圆转的线条,质感的厚重与线条的飘逸融为一体,既富于变化又舒畅自然,层次分明,且富有装饰趣味。结法印的双手,虽然纤细柔美,但给人无限的慰藉与和顺的力量。花瓣般的衣裾间露出一足,圆润而圣洁,昭示佛之内心的纯净无染。佛面形方圆适中,眉宇间透露出睿智而深沉的灵气。鼻梁高而修直,与宽宽的额头相连,可以看出此尊主佛像已逐步从“秀骨清相,懔懔若对神明”向隋唐的丰腴过渡。
  
  神秘的微笑仍然出现在它的脸上:薄唇小口,笑靥微绽,端庄典雅、微微俯视、和蔼可亲……
  
  有学者认为,第44号窟正壁主佛像是为了纪念西魏文皇后乙弗氏,而以她为蓝本来塑造的。据《北史》卷十三《列传第一•后妃上》中的《西魏文帝文皇后乙弗氏传》所载,乙弗氏是文帝即位后册封的第一位皇后,她容貌美丽,端庄文静,沉着矜持。从小便表现出出众的才能,16岁时被纳为文帝之妃,文帝即位后被册封为皇后。乙弗氏皇后生性节俭,吃素食,穿旧衣,更不佩珠戴玉,为人仁慈宽厚。但作为一个傀儡皇帝的皇后,她先是被废,后又逼自尽,其悲剧的命运让人叹惋。
  
  如此完美的微笑背后,却是一个充满动荡、混乱、灾难、血污的时代,表面上的微笑隐藏着巨大的恐惧与不幸。
  
  令人惊异的是国祚仅存22年的西魏,却在苦难的意象倒转中创造了如此智慧而哲理的微笑。如果我们隐去佛像那纯净而高贵的微笑,那么整个佛像将黯然失色,毫无生气。
  
  在创作这些石窟造像作品时,古代工匠们不经意间留下当时的社会情况和人情世态的烙印。
  
  他们脸上神秘的微笑其实饱含着一种来自尘世的温暖。